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健康

严歌苓金陵十三钗曾反复修改亲戚成原型

2018-10-30 11:58:12

严歌苓:《金陵十三钗》曾反复修改 亲戚成原型

本报专访严歌苓 《金陵十三钗》曾反复修改 远房亲戚成故事原型 和导演合作默契——  张艺谋讲故事 激发我创作  日前,张艺谋的新片《金陵十三钗》已经关机,作为“张氏新作”,以南京大屠杀为背景讲述13名女子的故事,备受期待。  张艺谋对剧本给予了很高的评价,称之为“20年以来看过的的剧本”,而它的创作者正是享誉海内外的华人女作家严歌苓。  近日,通过电子邮件采访了身处德国,正在闭关写作的严歌苓。  令意外的是,她细心地将所有的问题放在文档里逐一编排,然后极为用心地回复,字里行间折射出了这位被冠以“翻手为苍凉,覆手为繁华”作家的认真和谦逊。  揭秘新片  远房亲戚成人物原型 自称未参与拍摄过程  《法制晚报》(以下简称FW):南京大屠杀是中国人无法忘却的一段历史,你重写《金陵十三钗》时肯定参阅了大量的史料,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吗?  严歌苓(以下简称严):我在和张艺谋导演的合作中发现,确实很多内容都需要重新书写。重写时我发现了很多新的史料,比如次得知我父亲的姨夫就是当年负责南京几大医院撤退的军官。他让绝大部分的伤兵撤退以后,自己却没办法撤退,化装成了一个老百姓,留在了南京。我觉得这个情节非常重要,写进了这部《金陵十三钗》。  书中有个情节,讲一个埋尸队先是救助被日军刺杀的战俘,后又出卖了他们,也让我感触很深。我不得不对人性进行全新的思考,对原作的内容进行大量调整和修改。  FW:新版《金陵十三钗》和原版有何不同?  严:《金陵十三钗》是我首次扩写自己的作品。这部作品被国外6家不同语种的出版社购买了版权,原版很短,容量肯定不够,所以我把它增写成了一部长篇,增加了后人追寻13个女子的下落等内容。  FW: 电影《金陵十三钗》已经杀青,你还记得创作剧本修改了多少次吗?什么地方改动?你对终呈现的结果满意吗?  严:和张艺谋导演合作后,我自己就觉得这本书需要加入一些新元素。这个剧本我先后修改了很多次。  我原来对自己的小说改编成影视作品不是特别期待,但这部不一样。我到南京看了张艺谋导演整个剧组的工作环境,还有他在现场的工作状态以及他和克里斯蒂安·贝尔的合作,种种征兆都告诉我,这应该是一部值得期待的电影。   FW:张艺谋拍摄时临时修改剧本会不会告诉你?  严:具体拍摄过程中的事情,我都没有参与,我只是做好我的编剧工作。  FW:你曾说小说家不应该轻易做编剧,那你为什么还会写这么多剧本?   严:现在看书的人很少,而影视剧能让一些原来不看书的人加入到阅读的行列。只不过影视剧同时也会对文学造成伤害,因为文字的美感被影像粗糙化了,作家长期从事编剧工作对写小说会有伤害。  就我个人而言,我其实很想写一些“抗拍性”强的作品——文学就是文学。可能是我精力过剩,才会专门为电影或电视剧创作,但以后这两件事不会再混在一起了。  人物档案  严歌苓  1957年生于上海 当代着名作家  婚后加入美国籍 现居德国 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和好莱坞编剧协会会员,曾与李安、张艺谋、陈凯歌等多位着名导演合作,创作过《小姨多鹤》、《天浴》、《铁梨花》、《扶桑》、《继母》(《幸福来敲门》原作)、《梅兰芳》、《金陵十三钗》等多部畅销小说及剧本。被誉为海外华人作家中影响力的作家之一。  揭秘大导  陈凯歌是电影导师 张艺谋激发创作欲  FW:你的作品一直不断被名导们搬上大银幕,你觉得是什么原因让你的作品如此受到影视圈的钟爱?  严:也许我的作品画面感比较强,也比较会讲故事,所以经常被影视导演看中。  FW: 从陈冲到张艺谋,和大导演合作对你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?  严:陈冲不但是一位的演员、导演,她也非常喜欢写作,而且有一定的功底。陈冲的部电影《青春》恰巧是和我继母俞平一块演的,这样一来二去,我们就认识了,而且很快就成了非常要好投缘的朋友。  陈凯歌导演是一位非常的导演, 在与他交谈合作的时候可以让人调动起非常大的工作热情。他是一个非常懂戏的人,在电影方面陈凯歌导演也算是我的一位导师。  姜文是一位非常有才华的导演,他和我已经是多年的好朋友。  FW:张艺谋是个怎样的人?  严:我和张艺谋的合作从开始到都非常快乐,张导非常随和,是一个很容易接近的人。他有一个“快乐”的性格,精力无限、常常开玩笑,讲各种各样的故事,有时候他讲的故事甚至会激发我去写一些东西。  FW:陆川在电影《南京!南京!》中,也曾用过与《金陵十三钗》类似的故事情节,这件事一直令你心存芥蒂吗?  严:萌芽都来自于金陵女子学院的教务长魏特林女士的日记,她的日记里记了这样一小段,日本人要带走100多个女人,当时避难的20多个风尘女子站出来了,使女学生没有遭到噩运。  我写《金陵十三钗》是在2004年,发表是在2005年,早于陆川的作品,张艺谋买下这个作品也有5年了吧!所以应该是我们在他们之前。  揭秘创作  创作已成生理需求 不太关心经济价值  FW:你有这么多创作灵感,是不是和你的生活经历有关?  严:我12岁入伍做文艺兵,初跳了一段时间的芭蕾舞,但舞蹈条件还是不够好,就转向舞蹈大纲的创作了。  20岁时,我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担任战地,从前线回来后,开始写一些诗歌、短篇小说,并在军区报纸上发表文章。后来我被调到铁道兵政治部创作组任创作员,这一段经历对我的写作非常有帮助。  现在我的先生是一位外交官,他每三年左右就会换一个国家,因此我也就有机会跟着他去更多的地方。这确实为我提供了很多的素材,也让我有足够的时间去思考和创作。  FW:你觉得自己那一部作品对你的影响?那一部经济效益?  严:作为一位作家,经济价值不是我关心的。我的每一部作品都是我投入全部精力创作的心血之作,我都非常珍视。  FW:你是一位非常高产的作家,写作占据你生活中多大一部分?  严:创作对我来说是为自己而写,为作为一个人、作为一个社会成员而写,是我生活的一部分。创作现在变成了我的生理需求,一天不创作我都不舒服。  FW:你认为写作和家庭,那一样让你付出更多?  严:写作是我每天必做的事情,但我同时也是很热爱生活的。我在家里也会点点蜡烛、放放音乐、摆摆鲜花,做一些让人感觉很有仪式感的事情。  我们一家人都在乎这种感觉。比如在我们家,吃饭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:桌上摆好四菜一汤,会把电视机关上,放一些优美的音乐,然后愉快地进餐。 文/ 张婷婷

工地洗车槽设备
四氟
雾炮车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