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汽车

复旦大学梁鸿:我们健康逻辑的起点错了

2018-12-07 23:02:23
复旦大学梁鸿:我们健康逻辑的起点错了 “我们说之所以今天走进了一个死胡同,缘由在于我们健康逻辑的起点错了。”2015年6月11日,由清科集团、投资界主办的“第五届中国医疗健康产业投资与并购大会”在上海举办。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院长、梁鸿教授在会上表示,今天人类已经陷入到健康的危机、费用的危机和生命的危机,需要用颠覆性的医疗革命创造人性化的服务。(下文根据梁鸿演讲稿整理,有删改。) 人类陷入了健康危机 我们人生的梦想就在于健康,只有人人健康,才有全民小康。对老百姓来说,希望自己不生病,少生病,生病不要生大病。这一切都只有通过我们自己,我们才能真正实现的健康效果。但是今天非常遗憾的是我们做不了依靠自己,所以我们只好依靠医生、医院。但医生和医院现在出现了严重的人格分裂,他们希望自己和我们一样不生病,少生病,生病不生大病。但医院期望其它的人都是多生病,生病生大病。因而我们今天的健康之梦就变得凌乱支离,我们今天技术的发展为我们带来梦想的实现吗?并没有。因为很多的研究告诉我们一个非常不幸的事实,全世界有三分之一的病人,他们是死于药物的不良反应,也就是说我们有三个病人当中,有一个不是因为生病死的,而是因为吃药把自己给吃死的。我们的普通门诊误诊率达到了27%,我们重大疾病的误诊率达到40%。英国研究表明,有85%的药品是无用的。我们发现只要医生不罢工,我们的死亡率不下降。 高速增长的医疗费用和疾病的复杂,已经成为中国严重的社会问题。我们有八分之一的家庭因为医疗费用而陷入贫困,我们今天各种健康的状况在持续的扩大,我们慢性病的人群和数量是十分庞大,而高血压、糖尿病、恶性肿瘤这些慢性病已经成为健康生活的主要杀手。而各类人群健康问题也在迅速的发展,也呈现了明显的年轻化趋势。所以我们说今天人类已经陷入到健康的危机、费用的危机和生命的危机。 出路:用颠覆性的医疗革命创造人性化服务 我们应该怎么办呢?我们的出路何在呢?我们说之所以今天走进了一个死胡同,缘由在于我们健康逻辑的起点错了,我们说我们的健康应该是生命的个体,现在的医学把我们个人当成了同质化的人,我觉得说的有一点粗鲁,但事实就是如此,我们的医学是在这样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。你说怎么了解我们的人体,就是基于解剖学,那是在尸体当中学到的。那如何知道肝脏怎么样,于是在小白鼠当中做实验,什么是健康呢?我们就搞了一个统计,因为这样的逻辑起点它对的不是人,对的是病。所以现在的医疗在干什么呢?其实和我们医患合作在一场共同的战争,这场战争就是所谓的消灭疾病。 所以我们不是在健康维护,我们是在打仗,所以我们要实现颠覆性的革命,就要回归到健康本质,而所谓的健康本质就是我们要看到个体的生命的状态。我们要实现这种健康,我们必须要创造人性化的服务,这种人性化的服务,就是要求助他人转变为求助自己,所以我们要求实现我的健康我做主。我们要实现颠覆性的革命要把异化的逻辑起点改为正确的逻辑起点,我们要维护的生命健康是个体生命健康,不是同质化的人,我们要从理念上转变,要从目的、方式、方法与手段上都要实行颠覆性的革命。 我们要做到这些,就是要使得我们的服务,与我们的客户目标能在高度的核心价值上保持一致。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服务,能持续的提升我们的健康状态,让我们钱花得越来越少,这就是我们的梦想。来源:健康界 孩子发烧抽筋怎么办
涡街流量计厂家哪家好
天津加长杆阀门
幼儿园桌
远程预付费电能管理公司
桥管
两个多月的宝宝感冒了怎么办
儿童干咳嗽怎么办有效
一岁宝宝发烧39度怎么办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