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时尚

马光远物价进入1时代非常担心替别人消费

2018-10-31 13:57:30

马光远:物价进入“1”时代 非常担心替别人消费

不知道您是不是也感觉到了近物价的上涨速度慢了。昨天国家统计局物价出炉,2015年1月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(CPI)同比上涨0.8%。这个涨幅创出2009年11月以来的新低。百姓关心的物价,而企业关心的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也就是(PPI)同比下降了4.3%,物价低位徘徊,新数据如何解读?透过宏观经济重要数据怎样来看经济走势?

物价上涨0.8%,如何看数据?

刘戈(财经频道评论员):的确是低于预期,虽然这几个月的话,一直环都是环比比上个月的话都要低,但是0.8%这个数字还是超出了大部分机构的预测,我统计了一下大概有15个金融机构的话做过预测,其中有8个它预测的话,还是在1.0以上的,有7个预测是在1.0以下,现在看,更多的这些机构的话,预测觉得还不至于这样,但是反过来再看,可能还是有一些其他的因素,大家是不是在预测的时候,考虑的不够,比如说春节的因素,因为去年春节是在1月31号,这样消费的高峰是在那个时候,今年的话,由于春节的话是在18号,所以的话,这个有一个很大的一个延时。

另外的话,可能农副产品这些的话,整体上的价格的话,现在对于整个CPI往下拉的话也非常重,原来的猪肉的价格,按照以往的猪周期,应该已经进入到一个应该上扬的一个阶段了,但是由于整体上产能过剩,所以的话现在消化了半天,它依然处在一个低价的区间里面,所以总体上来说,幅度上说的话,超出大部分金融机构的预期。

物价进入 1 时代,经济前景如何?

马光远(财经频道评论员):我觉得这样的,看我们的CPI,一个要看短期因素,比如说季节性的这种错位,比如说短期的一些因素的影响,但是更重要的还是应该看趋势,我们说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天,我们的整体趋势它是向下的,这个趋势没有改变。第二点,有些因素真的超出我们的预期,你比如说油价的这种暴跌,它是完全超出所有人的预期,所以在这种情况下,我觉得我们需要看的是什么呢?不是说在0.1或者0.2的预期的误差上面去做文章,更重要的是从现在开始到上半年会怎么样,下半年会怎么样,我觉得长期趋势很重要,长期趋势来看的话,中国经济目前就像大多数人讲的,全球经济也好,还是我们经济整体也好,受通缩的影响的确比较大。大家为什么猜是1,因为1这个东西毕竟来讲的话,掉到1以下,大家认为就很弱了,整个需求非常弱的情况下,整个物价会掉向1,然后如果在2以下的话,就预示着未来整个价格的走势不太看好,我们现在掉到1以下,说明什么,整个我觉得从政策本身来讲的话,主要的侧重点应该不是像以前一样我们防通胀,而是转到物价如果过低,需求不足,下一步对整个经济的影响可能比较大。

如何撬动消费新需求?

刘戈:马桶盖,你知道为什么大家都在日本买马桶盖?是因为只有在日本能买到吗?在中国十几年前就可以买到,但是现在也能买到TOTO的品牌,厦门和上海都在生产。六千多块钱,卖的非常的贵,那只有在日本,这个时候由于汇率下降,所以的话,大家在这个地方,日本两千多块钱就可以买到,所以的话,这个东西就不是说你生产不出来,而是说你的市场以前没有孕育,你没有这样的需求,为什么没有需求呢?因为一般的中国人觉得那个价格太高了,这个时候,当它的价格降下来以后,它的购买力被焕发出来了,那么现在的话,只有中国的产品,如果要是说,同样国外这样的一个品牌也在国内也卖到这个价格的时候,它肯定能上来。

马光远:我非常担心是替别人消费,因为事实上我们现在可能有一个很大的误区,这几年我一直在关注,比如说,发展这个产业,叫什么战略新兴产业,发展那个产业,叫什么什么产业,好像非常、非常先进,但是我们现在去看德国、去看日本,产业围绕的重点仍然是什么?吃喝玩乐,就是日常的一些用品,在这些东西上面在做升级,而且能够做到物美价廉,比如说刚才老刘讲,说那个东西便宜,那个东西便宜,就是它的优势,我们为什么做不出非常便宜的东西。

物价地位徘徊会持续很久吗?

刘戈:有可能。因为现在看,它有一个特别突出的现象,就是全世界的供大于求、全世界的产能过剩,产能过剩的话,不光是中国,尤其是在大宗产品上。前不久韩国有拍了一个纪录片叫做《超低中国》,里面的集,叫13亿人口的力量,集的个故事,拍的一个什么,阿根廷原来的一些牧民的话,种草的地方,现在开了荒种大豆(4405,-6.00,-0.14%),为什么种大豆,就是因为说有13亿人需要大豆,所以在很短的时间里头,全世界的大豆量的话就供大于求,包括大豆,包括牛奶,在前年的时候,奶牛,奶荒,收不上奶,但是现在就是因为全世界人的话,都判断中国13亿人口的一个巨大的市场,所以大量的资金投入,所以现在你无论是在新西兰、在澳大利亚、在阿根廷、在中国,奶牛一下就多了起来,奶的产量一下就大起来,所以这个时候,外国的产品很容易进到中国,你比如说牛奶的话,我们的收购价,一头收购价4块钱一公斤,新西兰2块5,所以它坐上飞机来了中国以后的话,它还是便宜,所以的话这样一个全球性的一个供大于求的这样一个状态的话,导致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面的话,这种通缩的压力是非常的大。

马光远:今天这个数据出来以后,我写了一个文章叫《警惕通缩这个魔鬼》,我指的是全球,也就是说一方面我们看到全球总体需求不足,表现的非常明显,全球主要的央行[微博]都在放水,要么宽松、要么降息。第二个我们看到我们的PPI,这个先行指标本身已经连续35个月,我看到的一个趋势是从去年7月到现在往下走的坡度越来越陡,上个月是3.3。我们现在的货币政策应该盯着什么?我觉得应该盯着两个问题。个盯着物价,我们的物价现在跌破1,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事。第二个应该盯着经济增长,也就是说未来我们货币政策是宽也好,还是怎么样适度也好,更重要的要看物价有没有起来,我们物价不能太低。

低物价带来低增长?

马光远:两个原因导致这个危险非常大。一方面是全球性的输入性的通缩,也就是大宗商品价格很低,其他国家的物品价格很低的话,我们进来的那些原材料是很低的,这个有通缩的一个效应。第二点什么呢?我们自身,就是新兴市场在内的所有的需求不足,现在都呈现出来,我们也有这个特点,那么这两个特点决定了什么?未来中国货币政策主要盯着谁?主要盯着经济增长,未来经济增长,未来物价本身,我们现在有空间,我们现在只有0.8的CPI降息、降准完全都是可以的,所以我觉得大家不要为说货币一旦宽松,就担忧、就什么,我觉得货币政策本身还是更具有独立性。

刘戈:尽管现在我们不能说已经进入到通缩状态,但是由于全球的这样一种变化,所以的话,必须要证实这样一个问题,但是除了货币政策以外的话,我觉得货币政策之外,你比如说我们对于提振经济的这样一个决心的表达,还有比如说我们一些财政的政策,我觉得都应该适时到提到一个议程表上。

马光远:我们现在整个税制改革来讲的话,一定会越来越合理,但是这是一个长效的机制,短期来讲的话,还是就说货币政策本身、财政政策,包括我们的投资政策本身,对整个经济短期的稳定效应可能更大一点。

粮食重金属检测仪
铝方通厂家
变形缝厂家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